寻仙勋白Time首席迷妹儿

勋白忠粉 潋银 吴世勋边伯贤 寻仙夫夫风光同行

今天我就要diss那些总是到处灿白的小可爱们

就是diss,谁说都不好使


你们灿白家真的不懂什么叫圈地自萌吗


完全不管自己看的是灿x or x白 只要不是灿白就给我来一句:灿烈/伯贤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哎哟麻烦看清楚点,您现在看的是灿白文?!


想看灿白就回自己圈子啊,在别家的文下面评论NMB的灿白呢艸......


本来这件事我是不想说的,毕竟也的确忍了好几年了,我家cp从冷到大势一直会看到这种灿白粉,虽然不是全部,但也绝不是个别了,数量十分惊人……


伯贤的剪辑视频下面评论几乎都是这样的:


A:啊啊啊啊边伯贤我的!

B:醒醒,是灿烈的


别家cp视频下面


灿烈/伯贤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我天啊你们这样真的大丈夫??


为什么忍了好久今天终于说了,一个是因为看到一个太太跟我说的情况很像,跟她一聊真是越想越气


再一个是因为这些可爱的小辣鸡真的遍地都是,尤其在贴吧啊抖音啊看的我很烦


说实话,本人最开始就是灿白粉,也萌其他的但是主灿白,很多经典的文都看过,除了实体书的我也买过,还加了很多大大跟她们一起聊过写文的事


但是后来真的觉得灿白粉怎么可以对别家那么过分,无时无刻不在刷灿白,跑到别家的地盘上评论灿白,真的真的还觉得自己没有错……很无语最后脱粉了,现在完全接受不了灿白,虽然是因为我讨厌这部分灿白粉,但是已经莫名地连带着厌恶了


这篇只针对图中这种小可爱,一开始没有打tag因为不想撕逼,但是今天一大早我发现我又“被灿白”了 呵呵呵实在忍不住,但是还是不想打灿烈和我伯贤的个人tag


最后,占tag致歉,希望大家在看自己喜欢的cp或者喜欢的人的时候都不会遇到这种silly B


冲鸭

我今天就要diss所谓的大势cp灿白

就是diss,谁说都不好使


你们灿白家真的不懂什么叫圈地自萌吗


完全不管自己看的是灿x or x白 只要不是灿白就给我来一句:灿烈/伯贤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哎哟麻烦看清楚点,您现在看的是灿白文?!


想看灿白就回自己圈子啊,在别家的文下面评论NMB的灿白呢艸......


本来这件事我是不想说的,毕竟也的确忍了好几年了,我家cp从冷到大势一直会看到这种灿白粉,虽然不是全部,但也绝不是个别了,数量十分惊人……


伯贤的剪辑视频下面评论几乎都是这样的:


A:啊啊啊啊边伯贤我的!

B:醒醒,是灿烈的


别家cp视频下面


灿烈/伯贤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我天啊你们这样真的大丈夫??


为什么忍了好久今天终于说了,一个是因为看到一个太太跟我说的情况很像,跟她一聊真是越想越气


再一个是因为这些辣鸡真的遍地都是,尤其在贴吧啊抖音啊看的我很烦


说实话,本人最开始就是灿白粉,也萌其他的但是主灿白,很多经典的文都看过,除了实体书的我也买过,还加了很多大大跟她们一起聊过写文的事


但是后来真的觉得灿白粉怎么可以对别家那么过分,无时无刻不在刷灿白,跑到别家的地盘上评论灿白,真的真的还觉得自己没有错……很无语最后脱粉了,现在完全接受不了灿白,虽然是因为我讨厌这部分灿白粉,但是已经莫名地连带着厌恶了


一开始没有打tag因为不想撕逼,但是今天一大早我发现我又“被灿白”了 呵呵呵实在忍不住


最后,希望大家在看自己喜欢的cp的时候都不会遇到这种silly B


冲鸭

深夜的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突然开了个脑洞,时间线设定在面面还在天柱里的时候,私设面面在里面是有人型的,ABO设定巍A面O

然后圣器突然发生了什么导致鬼王兄弟灵魂互穿🙈

弟弟穿到哥哥身上之后疯狂调戏小云澜和特调处众人

哥哥穿到弟弟身体里之后体会到了弟弟的痛苦也解开了心结,然后准备好好玩弄一下自己亲弟弟O的身体(捂脸)

最后圣器修复后两个人又穿回来啦

哥哥去看了弟弟然后两个人愉快的上了高速(哦莫)

具体细节待定

但是有车(二手拖拉机)

你们想看我就写给你们看

不想看的话......

就写给我自己看😌

皮这一下很开心

【免费试用】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

是让我一直一直心动的宇宙啊啊啊!!!

kinbor:

参加免费试用活动,可直接拉至文末~






kinbor联合LOFTER,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 @lost7 一起做了一本“晚安·宇宙”手帐本,和“晚安大家庭”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




晚安·宇宙 领券限时折扣 点击购买>>晚安宇宙




【产品介绍】



  •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贴心的卡插、插笔位、书签都精致而细腻,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玫瑰和星空。


  •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不易渗墨,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





【心动亮点】


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






福利来啦~晚安·宇宙手帐本 最后一波免费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kinbor”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7月15日—7月20日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


#kinbor手帐人生# 




kinbor X LOFTER “晚安宇宙手帐本”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


限时折扣 点击此处>>晚安·宇宙马上购买吧~




复制淘口令 €xUBcbamM8Ev€ 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ノ゙



日天日地哈哈哈哈哈

CrazyFlower:

手贱对比

噬魂剑杀天杀地,这对兄弟却拿它来捅自己,还一人一次正好

我算是懂了释为啥为了那么拼命了,因为他就有个这么拼命的哥。不愧是兄弟(

能不能不要两个人只能活一个啊_(:_」∠)_

「哪怕付出我的生命,也要你活下去」

「哪怕付出我的生命,也要给你自由」

「我樱空释必将代我哥而战,至死方休」

「释在哪我就在哪,离开了释谈何自由」

生生世世,循环往复。

(我内心os:你们能不能事先交流一下心得感受!)

明明最害怕的事情是对方死掉……

我的孤王

马兰芳:

看到你头戴王冠身披凰袍的时候,眼睛就酸了。

王者之路是鲜血洒就的。一路披荆斩棘,无限荣光之下,心酸苦痛谁与说。

你终于实现了你的承诺,让你哥自由幸福,可是这个幸福里,却唯独没有你自己。

枉杀他人也好,颠覆天下也罢,你想保护的,不过是至亲至爱之人。

可你自己,始终不过命运的一颗棋子。

穷尽三生三世的年华,只为心中最初始最诚挚的愿望——哥,这次换我保护你。

你是那样地疲惫,因为身世,因为压力,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苦痛。

那一双紧紧握拳的手,泄露了你的不安。你不是无坚不摧的钢铁之躯,你还只是个一夕长大的孩子。

唯独面对哥哥的时候,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虽然看上去多少有些无力。

但你已经很久没笑过了。

多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然而,似乎是所有作品的共性,美好的时刻,永远是短暂的。

刹那的芳华,即是永恒。但至少我们看到过。

我会永远欣赏你,任何模样。

永远爱你,天宇。谢谢你演绎的樱空释,谢谢你的手花,谢谢你的新书,谢谢你带给我们的这一切欢笑与泪水、心疼与感动。

樱空释的灵魂永远纯净如枝头最高的那瓣樱花,被血染红而凄美。

你更是最善良的有心人,虽保守苦难依旧笑靥如花。有着最真诚的善意与最坚强的内心。愿未来的路上,你可以平安顺畅。

就算不能在你身旁陪伴,只要抬头看著远方那一片蓝天,便会想到你。

天高任宇飞,羽毛永相随。

步伐充满力量。

————更新的分割线————

卡索和释的感情,从来都是不对等的。抛开所有的身份地位力量,主要表现为,哥哥是弟弟的唯一,弟弟却不是哥哥的唯一。这也是两人悲剧的根源。上周的更新,我们可以看到,卡索对释的感情也很深刻,为了释他同样甘愿赴死,弑神剑刺入身体的时候,卡索也流泪了。但是卡索的心太大了,他是博爱的,只要确认释是安全的、完好的,他就可以放心地转身。他的底线在于释“活着”,只要释没事就好。当然,他也关注着释,比如他知道释在紧张时会握紧拳头,再比如这天早上他问释昨晚没睡好。不过因为卡索有太多的人要去关心考虑,在没有被逼到绝境的时候,释就显得被忽略了。

而释的目的从来都是简单唯一的——保护哥哥,让他自由幸福。释在我看来是很自卑的,虽然他现在幻术高强随时可以日天日地,但是骨子里依旧很自卑,因为他从小到大的境遇,也因为逐渐浮出水面的身世之谜,他本能地认为这样的自己是不配做卡索的弟弟的。唯一一次触底,是上周秋千那边,卡索与他争王,他觉得卡索也只是把他当儿戏。触底必有反弹,他用幻术勒住了哥哥的脖子,却在看到一叶竹的盒子落地时放开了,因为他依旧保存着曾经那份美好的回忆。他一直都是善良的,从不伤害别人,伤害了月照与失手杀了泫溻后,都非常愧疚。这是本性纯善的体现。

所以,释的底线我觉得应当是“你还把我当弟弟”。

这种无条件无下限地自我牺牲,来源于在年幼被欺时,卡索是唯一把他当做弟弟的人。并且在自我的强化放大后,已经超过了对血缘至亲莲姬的感情。几次争吵,都与卡索有关。他对母亲当然也是有感情的,可是母亲的所作所为让他心寒,因为他骨子里向往的是光明的灵魂,如同卡索那样正义仁爱,所以他只会和母亲渐行渐远。

哎呀忘了拼释和麻麻的那段对白,下次集中一起拼一个母子对手戏对比。

释的内心真的是无限悲凉辛酸的,登高而寡,越是得到了王位,这种孤独与寂寞就越甚,因为他已经离开自己的本心太远了,维持着他支撑下去的,是心中的那一缕阳光。孤独前行的他,内心早已千疮百孔,一旦失去了动力支撑,很容易破碎。所以这也很容易理解,最后他走向自毁。这几乎是性格的必然。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虽然剧本硬伤太多,但是不可否认,释是近年来我所遇到的最特别的角色了。剧版释比原著更惹人爱,有血有肉,有情有义,内心善良,至纯至性。

天宇把这个角色诠释地太好了,给他点一百二十个赞!

《白昙》txt

茯曦:

---------微盘分享-------


《白昙》(慕容奥利奥):


http://vdisk.weibo.com/s/zb4MAq0sNw2Ad/1453121056





---------安利旧文--------


《司南》(狄芳/晋芳):


http://vdisk.weibo.com/s/zb4MAq0sXbd_T?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

开不了口

被勋白甜哭😭

腐乳方块块:


小呜呜的生日贺文啦


1.

“我可是贵族。”

吴世勋盘腿坐在南瓜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从手边抓起一把薯片塞嘴里,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说道——

“我才不要去汗蒸房。”

“给我一个理由。”

“我不想看到别人的裸体。”这是措词很久的答案。

非主流叛逆少年真是可怕。

边伯贤斜靠在墙上剥着橘子,啧啧地叹气:“这栋楼水管被冻住了,你已经两天没洗澡了,贵族就是这样的吗?”

你父母都来叫我劝你了。

“放弃吧,伯贤哥,”吴世勋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学着他的样子斜靠在南瓜沙发上,眯着眼睛摇着食指,“贵族就是要有这样坚定的人格操守,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你这么想去汗蒸房也可以选择暻秀哥陪你。”

“你暻秀哥要是能马上从加拿大飞回来我也不介意找他。”边伯贤面无表情地往嘴里塞了最后一片橘子,清了清嗓子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忽然想起来你十岁那年......”

“打住!”吴世勋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看了看虚掩着的父母的房门,撇撇嘴最终答应了下来,“我去还不行吗......”

边伯贤直起身,双手插兜,扯起嘴角一脸势在必得地笑了笑。

臭小子,早答应不就完事了。

2.

“喝甜米酒吗?”

“不喝。”

“吃鸡蛋吗?”

“不吃。”

“啊......要我帮你叠毛巾吗?”

“不要。”

边伯贤盘腿坐在地上滚着鸡蛋,看着同样盘腿但是蹂躏着毛巾的吴世勋,手腕一甩,鸡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咻......三分命中!”

鸡蛋不偏不倚地砸在吴世勋两条腿和裤裆的三角区域之间。

吴世勋一声不吭地把碎了壳的鸡蛋拿出来放回盘子里,继续闷头蹂躏着毛巾。

“你这样让哥哥我很是担心啊,”边伯贤摸了摸下巴,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来个汗蒸房怎么把你抑郁成这个样子?”

“伯贤哥......”吴世勋犹豫着开口,声音黏糊糊的像融化了的棉花糖。

然后被打断了。

“甜米酒来了甜米酒来了!”朴灿烈一手一杯甜米酒坐到了伯贤边上,然后伯贤顺势便靠到了他肩上,接过甜米酒喝了起来。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往边上挪了挪。

......你没说朴灿烈会来啊!

朴灿烈,男,24岁,会吉他会台球会写歌会钢琴会做菜会滑板。

啊,你问我为什么这么了解他是吧。

干嘛,关你屁事。

因为他是伯贤哥男朋友。

3.

“分手吧,我觉得你和朴灿烈不合适。”

吴世勋皱着眉头特别认真。

“说了多少次要叫灿烈哥......”边伯贤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说吧,这回又是因为什么?”

“因为他......”

边伯贤把牛奶盒剪开了个口倒进了玻璃杯。

“太完美了。”

听到吴世勋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边伯贤刚喝的一口牛奶又吐了回去。

“......这他妈算什么理由?”

“我这是为你好,”吴世勋从沙发上起身,一脸我超有经验的表情,“哥,你看看你年纪这么大了,连基本的自理能力都不如我,像他这么优秀的青年肯定很快就会把你甩了,到时候再哭啊......”

重新躺回沙发,翘着二郎腿还一抖一抖的。

“就晚了。”

完了再加上一句。

“所以,还是先甩他比较明智。”

“明智个屁,你知道找到一个这个圈子的人有多不容易吗?你怎么整天想拆散我们。”边伯贤把玻璃杯塞到吴世勋嘴边,“你什么时候见老子哭过!”

吴世勋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然后接过牛奶喝了起来。

“还说我?难道你有自理能力?小小年纪只会躺在沙发上抖腿......”边伯贤抓起沙发上的外套就往门口走去,“我回家了,不想再看到你这个小老头了。”

“慢走啊,反正就在对面。”

边伯贤一只脚踏出门槛,想想气不过,又回头加了一句:“牛奶里我吐了口水。”

“嘁,骗小孩的谁会信啊。”吴世勋撇撇嘴,又故意喝了一大口,还特得意地看着边伯贤。

“那么恭喜你完成了和我的唾液交换。”

边伯贤摇了摇头,用力的关上门。

4.

大概是从吴世勋出生就看着他长大的。

边伯贤掰着手指头算着,认识他也有.....嗯.......好多好多年了。

两家是邻居,再加上学渣边伯贤和吴世勋表哥学霸都暻秀是同学,三个人在都暻秀出国前基本上是黏在一起的,哦当然,出国后也只是变成两个人黏在一起而已。

至于为什么黏在一起却没有在一起。

原因很简单。

边伯贤没想过要把直男掰弯。

更何况是自己好朋友的弟弟。

根本开不了口好吗。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唔......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5.

边伯贤一大早就被亲妈掀了被子,然后穿着睡衣就被差遣去楼下买早饭。

寒假在家大概永远没办法睡懒觉。

当伯贤拎着豆浆油条睡眼惺忪地往楼上走的时候,迎面碰到了吴世勋匆匆忙忙地下楼。

条件反射地从背后拉住了他的帽子,吴世勋被勒着脖子发出一声干呕。

“喂,怎么看见哥哥都不打招呼?”边伯贤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这么早去哪啊?”

“伯贤哥......我不干嘛啊......”

边伯贤在心里冷笑一声,哥哥可不是被骗大的,怎么会相信你这样低级的搪塞,抬高音量朝着吴世勋家门口的方向说到:“啊,我忽然想起来你十岁那年......”

“暻秀哥今天回来,我要去机场接他。”

吴世勋回答的简单又迅速。

边伯贤心里咯噔一声。

所以说......

都......都暻秀这家伙要回来都不告诉自己一声?

我靠,这不符合常理啊!

边伯贤盯着吴世勋的脸思考了一会,一道白光叮地从脑中划过,心里有了答案。

都暻秀这只老狐狸,千算万算,你忘了你还有这个智障弟弟。

“你开车?”边伯贤打量了智障弟弟一眼,满意地问到。

忽然想到吴世勋这几天一直持续朝他炫耀驾照,于是问完就后悔了。

只见吴世勋腼腆地低头一笑,把手放进兜里摸了一下,边伯贤料到他又要拿出自己快要看吐了的驾照,眼疾手快地摁住了即将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手:“乖,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去啊,我有好东西要给他。”边说边解着睡衣扣子准备回去换衣服。

吴世勋盯着边伯贤解扣子的手,咽了口口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干燥的——

“啊......”

好......东西?

回过神来边伯贤已经冲上了楼,神清气爽的。

都暻秀推着行李从海关出来,拿出手机想给吴世勋打个电话,将手机放到耳边,无意识地朝四周看了看,忽然瞪大眼睛——

一个巨大的横幅赫然出现在不远处,上面歪歪扭扭的三个大字:都暻秀。

都暻秀挂了电话在心里爆了句粗口,硬邦邦地转身拉着边上的人就走。

“嗯?”吴世勋单手举着横幅,疑惑地看了眼手机,“暻秀哥刚刚打电话过来了,什么都没说就挂了。”

“挂了?”边伯贤大声地重复了一遍,举着横幅的胳膊有点酸,放下胳膊皱眉往出口看了看。

“我以前在新闻里看过的,一般这种不对劲情况,一定是在给我们发求救信号......暻秀哥......暻秀哥不会......”

吴世勋这边正自顾自地嘀嘀咕咕着,就看到边上的边伯贤扔了横幅边跑边吼。

“我靠都暻秀你给老子站住!”

“淡定。”都暻秀拉了拉边上那人的袖子,把行李推车递给他,“你什么话都不要说,不要回头继续走,在出租车停靠站那里等我。”

然后转身换上一副惊喜的笑容,迎面向边伯贤跑过去,一把抱住他:“伯贤你怎么来了!我好想你啊让哥哥亲一口来来来......”

伯贤没刹住车,撞在暻秀怀里,头被强行摁进胸口。

我靠,鼻子都要被压扁了啊!

伯贤推开他,丝毫没有被他的热情动摇,下巴微微抬起大声质问到:“我都看到了!你们两个是不是还在一起!不要以为染了白头发我就认不出他!”

侧过头搜寻着那个推着行李车的背影,撸起袖子作势要追过去,但是被拖着横幅赶上来的吴世勋拦住了,横幅塞到了都暻秀手里,一弯腰就把边伯贤扛到了肩上,用眼神示意都暻秀快点走。

都暻秀瞪了他一眼,转身一路小跑。

“吴世勋你居然不帮我!你忘了你十岁那年......”

剩下来的话被吴世勋的手堵住了。

6.

“总之这件事是你不对。”

都暻秀躺在南瓜沙发上啃着苹果像个大爷。

吴世勋站在边上看到自己的专用沙发被占而坐立不安,声音委屈的要哭出来了:“你就叫我去接你,没说不带伯贤哥啊。”

“还用我说吗?兄弟之间这点默契都没有?”都暻秀推了推鼻梁上用来装逼的眼镜架。

吴世勋在南瓜沙发周围徘徊了几圈,无可奈何:“你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连伯贤哥反对你和钟仁在一起都不知道......”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你和伯贤哥不会在一起过吧......”

“你脑子里塞了棒槌吧臭小子!我和钟仁一起回来的事现在被边伯贤知道了,你说吧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伯贤哥肯定是为你好啊,你看他为了你回来还给你做了那么大的横幅呢。”

横幅......提到这个更来气了......

“我谢谢你们两个,怎么不干脆拿着喇叭在机场喊我啊。”都暻秀白了吴世勋一眼,“我说这几年你们关系好了不少啊,在机场这么丢脸的事你都愿意做,你不是一直标榜着自己是贵族不会做丢脸的事吗。”

吴世勋一时语塞,这才想起来今天在机场好像真的很丢脸,瞬间难过得想吃掉一桶冰激凌。

都暻秀拱了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吴世勋看到南瓜沙发被蹂躏,也顾不上机场的事情了,心疼的不得了。

“就算是我错了,你也不能这么对我的小南瓜啊。”

听到这句话,都暻秀拱的更加勤快了。

“我上次看到做这个动作的,是奶奶家的小黑。”吴世勋沉默了一会冒出来一句。

都暻秀脸色一黑,阴郁地坐起来,把苹果核丢进垃圾桶,甩下一句我就在这住下了便摔门进了房间。

吴世勋瞅了房门一眼,心满意足地把自己陷进南瓜沙发里。

过年了,终于又要吃到奶奶家的小黑猪肉了。

小黑猪肉一等一的好吃。

7.

“什么?!都暻秀住在你家?”

边伯贤裹紧了外套,把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我他妈一个人在他家楼下等到现在,你知道大半夜有多冷吗?你现在告诉我他在你家?!”

“你就这么见不得他和钟仁在一起?”吴世勋嘟囔着,感觉有点不是滋味,“你不会喜欢我哥吧。”

“吴世勋你会不会抓住重点!”

“......不会?”

边伯贤嘴都要气歪了,深吸一口气挂了电话。

这小子果然不是好战友。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吴世勋耷拉着嘴角出神地看着不知道什么地方。

怎么没回答我就挂了,算是默认吗......

躺到床上滚了一圈用被子裹紧自己,带着哭腔哼了一声。

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单纯的友谊的!!!!

感觉好难过。

吴世勋就像一个紫菜包饭一样忧伤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门铃大作。

皱眉捂着耳朵烦躁的不想去开门。

门外踢踢踏踏的拖鞋声,然后咔嗒一声门锁打开的声音,门铃这才止住。

终于安静了能好好睡一觉......

“都暻秀你他妈......”边伯贤的嗓门大到突破天际,话说了一半忽然止住,压低了声音,“世勋他父母在家吗?”

吴世勋一下子惊醒,一咕噜钻出被窝赤着脚跑到房门口,摸着门把手又犹豫了起来,痛苦地靠在门上。

啊......还是不出去了,我这个,没用的,电灯泡。

“不在,去他外婆家了。”

“哦,那你和金钟仁分手吧。”

“不可能,你走吧。”

“他怎么可能赢的了我!都暻秀,你和我这么多年的情义都是假的!”边伯贤捂住胸口,为了强调愤怒又抬高音量重复了一遍,“假的!”

“嗯,对。”都暻秀冷漠的声音。

吴世勋在房门另一侧握住了拳头,没想到你是这样无情的表哥。

“你这个一听就感觉性冷淡的声音......”边伯贤斜眼装出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看着他,摇摇头,语气里满是小区里讨论八卦的大妈的腔调,“你有没有常识?知道嘴唇厚的人性欲旺盛吗?你看金钟仁嘴唇那么厚,迟早要甩掉你这个性冷淡,到时候再抱着哥哥我哭啊......”

刻意顿了一下看都暻秀的表情。

“就来不及了。”

总之就是三句话不离分手就对了。

吴世勋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对话,感觉有点熟悉。

“边伯贤你是瞎的吗?”

都暻秀的言外之意是非常晦涩的。

边伯贤呆愣愣看着都暻秀,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最后视线停留在都暻秀饱满的嘴唇上。

然后在都暻秀复杂的表情中爆发出一阵狂笑。

“边伯贤你再不走我就叫你爸抬你回去了。”都暻秀开始不耐烦了。

什么!要走了!

吴世勋很好的抓住了关键词,焦躁了起来。不行,再不出去就没有机会了,于是当机立断破门而出。

像个傻大个一样站在门口。

被都暻秀和边伯贤两个人疑惑地盯着。

“我......出来喝点水......”

8.

吴世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生活在一个基佬的圈子里。

把这一切归罪与都暻秀和他的好兄弟边伯贤,好像也不对。

直到后来英语课听说了一个单词,gaydar。

指同性恋之间的感应。

这个词语引得同学一阵惊呼,吴世勋也恍然大悟。

吴世勋是深柜。

不对。

吴世勋是专一的深柜。

9.

总之就是,那天晚上边伯贤和都暻秀谈判破裂,不欢而散。

“哥......”凌晨三点多,吴世勋蹲在都暻秀床边推着他,眼里布满了红血丝。

都暻秀睡的正香被强制醒来,处于鸟朦胧月朦胧的状态,睁眼就看到自家表弟忧郁地看着自己,翻了个身把头塞进被子里不愿意醒来。

“我睡不着......”吴世勋掀起被子一角钻了进去,都暻秀习惯性地往边上挪了挪,吴世勋躺下,攥着都暻秀睡衣的一角,这是两个人小时候一起睡的习惯,后来长大了也就慢慢没了挤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机会。

时隔多年,攥着表哥的睡衣睡觉还是如此安心。

“哥?”吴世勋试探性地叫了一声,都暻秀随便哼了一声当做回应,“伯贤哥为什么那么不想你和金钟仁在一起啊?”

“他那个傻子......”都暻秀半梦半醒间嘟嘟囔囔地说着,“高中的时候伯贤和钟仁在网吧认识,我们算是通过伯贤认识的,然后他带着钟仁玩LOL,后来钟仁趁着我们高三没时间打游戏的时候赶超了伯贤,气的伯贤和他断绝了师徒关系......”

打了个哈欠继续说道:“边伯贤当时发誓不和钟仁有往来,可是呢,我和钟仁在这之前就在一起了,所以伯贤一直想拆散我们......”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吴世勋有点没反应过来,自己失眠到现在想过几千种可能,甚至咬着被子想自己和表哥从此可能就是情敌了。

可是。

“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你以为边伯贤这个人有多复杂......”都暻秀皱着眉有点不耐烦,“快睡觉。”

......视游戏如生命的死宅真可怕。

10.

“勋啊,哥饿了,买早饭去。”

“不去。”吴世勋挺尸一样坚硬地躺在床上,紧紧闭着眼一动不动,昨天睡得太晚,根本没睡够好吗。

“乖啊,我还要倒时差很累的,中午给你做好吃的。”

“那直接吃中饭不就好了。”

都暻秀把他拽起来,朝着吴世勋屁股就是一脚,吴世勋抱着枕头睡眼惺忪地被踢到门外,随即是都暻秀在屋内威胁的声音:“没早饭就别回来了!”

“你不能趁我爸妈不在就欺负我!”吴世勋砰砰砰地砸着门,忽然听到背后开门的声音。

回头看到边伯贤被他妈推出门外决绝地关上门。

“快去买早饭!”

边伯贤瞪了傻站在那里的吴世勋一眼,抄着口袋就往楼下走。

“诶......伯贤哥!”

“别跟着我!”边伯贤回头恶狠狠地说,一头刚睡醒乱糟糟的头发,像一条被惹毛的小狗狗。

眼神里说着两个字,叛徒。

吴世勋想到昨天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都暻秀的情况,再加上刚刚被自己撞见略丢脸的一幕。

哎哟喂,这哥脾气真是不一般的大。

于是也能理解为什么会这么执着于拆散暻秀哥和钟仁了。

“对不起嘛......”吴世勋小跑几步跟上去,和边伯贤两个人在楼道里一前一后地走着,手晃着他的肩,这样撒着娇,“暻秀哥现在还在我家,等会我们就去教训他怎么样?”

边伯贤走在前面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又板起脸回头:“你要是回头不帮我的话,我们两个人从此......”用手在两个人之间划了一下,意思是断绝关系。

吴世勋拍着胸脯表示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不过......你这是......”目光注视着吴世勋胳膊下夹着的枕头。

“暻秀哥叫我去买早饭......”吴世勋忽然一拍脑门,“完了,他没给我钱!”说完就往楼上跑。


“你等等,”边伯贤拉住了他,“哥请你吃早饭!勋啊,还是我对你最好吧!”

早晨的阳光真是好,吴世勋看着边伯贤在阳光下抬起的笑脸,喉头一紧。

好想......亲下去......

“嗯?”边伯贤抬手在吴世勋面前挥了挥,不知道他为什么表情变得这么僵硬。

“我......昨天......那个......”吴世勋尴尬地看向别处,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昨天晚上你怎么一个人在暻秀哥楼下?朴......灿烈哥没陪你?”

“啊......这个啊,我们分手了。”

边伯贤说的云淡风轻,吴世勋却是又一次受到了重击。

“为什么......”

“哪来这么多为什么。”边伯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吴世勋,脸上还是没反应过来的表情,傻不傻。

都暻秀的呆瓜弟弟,忽然就长得这么高了呢,比我都高,初中的时候真不该天天给他买牛奶喝。

边伯贤回头就那样看着吴世勋,挑起眉:“站着干什么,不走吗?”

下一秒吴世勋就迈开自己的长腿走到边伯贤面前,扣住他的后脑勺低头就亲了下去。

“吴世勋你疯了吗你忘了你十岁那年......”

说到这里便自动打住了,这句惯常用的威胁吴世勋的话好像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不合适了。边伯贤被吴世勋揽进怀里,耳朵贴在胸口听见心跳的声音。

吴世勋叹了一口气,接下了边伯贤没说完的话——

“说我喜欢你啊。”

EXO勛白/灿白文《Unfair 偏心》归档连结

胡迪迪Hoody:

《Unfair 偏心》作者:胡迪迪Hoody


主勋白、副灿白(长篇、甜宠、中虐、HE)


现代背景写实文,高H,全文约10万字。



前篇《黑色情人节》


《1》


《2》


《3》


《4》


《5》


《6》


《7上》《7下》


《8》


《9》


《10上》《10下》


《11上》《11下》


《12》


《13上》《13下》


《14》


《15》


《16》


《17》


《18上》《18下》《18.1》


《19》


《20》


《21》


《22》


《23》《23.1》


《24》


《25》


《26》


番外《之1》




文末杂感:




因为在微博和乐乎上皆有贴文,可能让阅读变成些许杂乱,在此,我把每篇的贴文连结都汇整起来,让一些新朋友看得方便一点,也希望旧雨新知都能帮我多转载、点赞,让我知道你有在看我的创作TAT,更能成为我继续努力的動力。




在敲打下每一个字句的过程,都是作者向自身内在的挖掘;看着主角的争吵、疑问,也许也像是在对自己提问、与做出解答吧。




如果有任何对故事的看法或长评的话,希望也能不吝指教。感谢陪伴主角们:伯贤、世勋、灿烈走到结局的大家!也谢谢每位跟我说过喜欢《偏心》的你们!




 胡迪迪


2016.08.10